Home 網絡熱話

[高登音樂台] 潮文Come On James 羅生門版 (含歌詞)

6772

歌詞:

唱:甲乙丙戊
詞:挽歌之聲
MV:挽歌同佢女朋友
原:羅生門

在餐店 未發一言
舊時冷戰但分手今已實踐

Come on James 可否試著成熟一點
入大學其後我看見 不堪的你仍沒變遷
What I mean 相識了近乎二千天
但事實如像告訴我沒法避免
你與我階級分兩邊再無謂見

ASSO仔就站一邊 談何奮鬥踏入界線
無需閉眼誰都聽見 地球是Hong Kong U領先

往事難重演 當月圓人變
從前懵懂愛意踏入陳年 就狠心剪一剪
已極其明顯 未可在你身邊
難言的一句最後亦能明言
遺憾的只有當天 我們遇見

Come on James 應該試著成熟一點
就像是遊歷世界會令你銳變
快看看歐洲的那邊 旅遊路線

其實我並非講錢 不需要每夜華裝盛宴
但是你這種條件 哪會理解這一種層面

往事難重演 當月圓人變
從前懵懂愛意踏入陳年 就狠心剪一剪
已極其明顯 未可在你身邊
難言的一句最後亦能明言
遺憾的只有當天 無謂發展

遺下桌面那照片一對笑臉視作不見
(已耗掉太多年)
妳要違反那約定講好的永遠也不變

你我已到達愛戀衰老的那天(你我已到達愛戀衰老的那天)

唯獨耿耿昨天的最美場面 (無謂耿耿昨天的細碎場面)

我亂纏 再亂纏 情愛亦難延(你亂纏 再亂纏 情愛亦難延)

真膚淺 高中那諾言未實現
手機中看著妳上線又再上線
到最尾前塵逝似煙

無從避免 今天眼淚濺 他朝再別眼淺
(往事難重演 當月圓人變)
(從前懵懂愛意踏入陳年 就狠心剪一剪)
人人善變 天天也預演 學位的分界線
(已極其明顯 未可在你身邊)
(最後唯有搶先 真話說在前面 無謂於九寨溝相見)

情人若放棄諾言
吻著誰再纏綿快活無邊 我獨無眠

別失眠 別再糾纏
任何時何地點 只想再並肩
(任何時何地點 不想再並肩)

———————————————————

潮文重溫

大學是三年好還是四年好?敢情是四年制好。
大學不一定是學術自由的場所,還是戀愛轉型的金鐘中途站。

大學四年,本身是一個很現實的小社會。女生在第一年的上學期,通常都忙着把本來的小男友甩走──自己進了大學,他卻過不了這道門檻,要報名副學士課程或更不堪的展翅計劃;或者自己進了港大,他只去了城大,感覺上總是有點怪怪的,拖下去不如早解決。

「有沒有發覺,自從我進了大學一年級之後,我們好像有點合不來?」在翠華茶餐廳,她一面調拌着眼前的菠蘿冰,一面開始宣讀她的判詞:「I mean,其實在讀預科的時候,我們的世界好像越來越遙遠,我想,大家都到了這樣的年紀,是不是應該冷靜地Find out ,怎樣去解決這場Crisis?」

這句話,觸動了滿臉暗瘡、架着銅絲眼鏡的他敏感的少男觸覺細胞。他放下啃了一半的奶油多,用廉價紙巾抹抹嘴角的煉奶:「我知,你即是嫌棄我啫。你入了Hong Kong U,你好嘢。 我只係讀副學士,我配唔起你,但我可以等吖。」

「Come on, James,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呢,」她說:「在你的眼中,我是不是一個那麼功利而現實的女孩?其實我們的Differences,在唸F6時就已經湧現了。例如,升F7那年暑假,我想去歐洲,你卻堅持要去九寨溝,我們還吵了一架,從此我一直在想,我們會不會是屬於兩個不同層次的人。」

「但是,」他意識到他可能的歸宿,但還不甘心地上訴 :「嗰次係因為我唔夠錢,我只可以Afford報名關鍵旅行團啊。無錢係一種罪過嗎?如果係,點解你唔老實講?」

「I’m not talking about money ,你很清楚。」她把語氣抬高半個音階,這時她發覺自己有點像在立法會發言的余若薇:「還有,我不可以忍受你在選舉中投票支持長毛。我覺得他不夠理性,我不希望我的Boyfriend漸漸也迷上哲古華拉的海報和著作。我不是反民主,只是比較接受四十五條關注組。上一次在西貢的海邊,我對你說過的,只是你那時並沒有用心聽罷了……」

「我×!」他終於發脾氣了:「我知你係睇唔起我,我哋分手算了!」他拿起帳單,走到櫃枱,回過頭來恨恨地說:「恭祝你考入了Hong Kong U,祝你學業成功,搵到個醫科生做老公吧!」

他走出了翠華。她木然望着,此刻有想抽一口煙的衝動。手提電話響起,她接聽:「喂,喂呀,是你呀,我跟他把一切都講清楚了……」

那是港大法律系二年級的新男友,進了大學,總會有許多無辜的犧牲,不一定都在試場……